贾尼苹果酒

Tony.真的很能闹.Stark
【贾尼/炮儿】
【史诗级杂食】
cp洁癖请不要关注我,谢谢。已经关注也请取消关注,谢谢谢谢。

桃总终于不用刮胡子了,笑死我了。
胡子兄弟俩都巨帅,寡姐一如既往颜值担当,平均线上翻一倍。
灭霸的脸越来越大越来越方……嗯……同款紫色皮肤?不,还是不一样的。

漫威的小伙伴们:

Agent Wayne:

【SDCC2017】《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海报,三张都出清晰版了~ 胡子队长!银发寡姐! (art by Ryan Meinerding)

Abstarct【五】

电梯的下行逐渐到了尽头,他们停在了街道上,门外就是穿梭行走的人群。

Tony可以感觉到,整个城市都被无机质充满的感觉,但却没有那份格格不入。他看向Jarvis,等着他为自己做些说明。

“你不需要有任何不自在,你的信息已经登录在网端,每个人都会是你的好友,只要打招呼,他们就会叫得出你的名字并给你问候。”

说着,他迈出电梯的大门,随即一道蓝光扫描在他身上,一个不同于Jarvis那么鲜活的冰冷机械音响起。


“晚上好,Mr.Jarvis,您的信箱中有四则未读消息,已录入您的系统,请注意查看。”


“这也是智能?”他脚步随着Jarvis迈出,同样的一道蓝光一扫而过。


“欢迎您,新注...

哦对了

贾尼王牌飞官X维修技师的paro我要重写,大概会有五六千,印个小料,等有空的话。

知会一下

马律师是很帅的,你们尽管黑他x

【贾尼】【未来智能社会世界观】Abstract

一个炒冷饭。

有段时间没写文了,想着把这个从子博丢过来勉励一下自己,然后抽时间写完。先前在写的刻痕有空会全部删掉整理重发,会去掉一些颇有争议的话题和cp走向,我只想安静写点东西,所以不喜欢的就别看了,免得我还要花时间删评论屏蔽之类的。

贾尼是我的本命,现在是,以后也是。但我跳坑回全职了,所以更新进度。。。。随缘吧。

也不会产全职的粮的,不要有什么期待比较好。


--------------------------------

【序章】

通过观察窗,Jarvis静静地看着里面的实验床上所躺着的那个人,从十分钟前被告知无菌室里的人会在半小时之后醒来的消息到现在,他仍旧没能决定让他...

队欢日常

Jubilee和Scott Summers的日常就是:吵嘴,抢眼镜,电玩城,和跑车兜风

尤其是两个人都还是学生的时候,特别是Scott刚来学院不久的时候,千欢仗着自己来得早,很有种我就是你学姐的架势。那个时候的Scott也很年轻气盛,所以总是会和她有点小冲突。这两个人吵起嘴来可以从早上一直斗到晚上,谁都吵不过谁,等到最后两个人都生气了,闹起别扭来就都不理对方了。虽然很生气,或者说只是很气不过,但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什么都忘记又和好了。

千欢喜欢抢Scott的眼镜戴,尤其是后来Hank改良过之后的那种,没有鼻梁架子的那种,虽然自己也有眼镜,但她就是觉得镭射眼的比较酷,Scott为此找Hank备...

Scotty,Hank让我把这个给你,你的新眼镜。另外,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吃我安利吧!【没人会吃的】

你总是要到见到她,安静躺在你面前,呼吸半分也没有,温度也低地难以置信。
这个时候,她才真真切切让你意味到什么是死亡,那和那些人写的截然不同。
你无法痛哭,无法哀嚎。
你只有背负着这一切,继续行走下去。
相隔短短不到两个月,甚至还没有过年,便脚步紧贴着脚步,一步也不想落下。
不说他们生前多么恩爱,实际上由于偏爱的子女不同,一年到头来也没有几个月同住。
但就是这样,他们也学会用倔强且固执的方式表达感情。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爱她,多次悄悄叮嘱我照顾好她。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爱他,吃药打针这些琐碎从未忘记过,即使记性越来越差。
我看着那些片段,在脑海里不停打转。
我猜你们的手,现在握在一起,你们相互扶持,走过了这么多年,早就...

即使知道面对死亡的魔爪,你无法去挽留任何人,但接连的逝去也让人身心疲惫,仿若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

想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想管,只想给爷爷写点,画点东西。

我不知道糖尿病带走一个人的脚步这么快,或许也因为他年事已高。
我好想念他的笑容,但可能不会再有了。
我后悔没有珍惜,我后悔最后一刻没法待在他身边。
我上班的时候收到了消息,惊愕和难过的同时,我还微笑着撑了四个小时,想哭但是还要笑着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极了,心像被揉成了纸团一样,感觉再也展不平。
我希望他去的地方是一个没有疾病的地方,我猜他在那里还会对我露出笑容,虽然我看不到。
他能看见我,所以我还要一直一直努力下去。

我要他替我骄傲。

谈谈LOFTER的和谐机制吧。

我写了这么多文了,大概也只算是有感而发写这么一篇东西。
但是对于与LOFTER的和谐机制斗智斗勇的经历,是从我刚入lof没多久那会儿,现在也是愈演愈烈。

据我所知,lof的和谐分为两个部分。有可能是我只经历了这两个部分说不定还有别的。
一。你在文章发表的同时就会告诉你,文章中含有敏感词,然后拒绝你发送内容。
二。在你文章没有敏感词的情况下发送出去了,也可能会因为文章中有违规内容而被和谐,结果是只有本人能看见这篇内容,但它依旧待在lof里,等你修改再战。

当然,有好处也有坏处。

首先说说第一种。
第一种我最早以前并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似乎是我这种因为实习而忙活的那段时间加上的。
敏感词筛查似乎是有...

最终还是决定不使用这种灰暗的色调了,图丢出来,喜欢就自取吧?

我的归总

不知不觉在lof混了两年了【也咸鱼了两年xxx】写的东西不少,所以整理一下w

里面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辣眼睛的东西,先预警一下

┏ (゜ω゜)=☞


乱七八糟的脑洞和段子:

实体化

戒指

耳钉

重要之物

For you Sir.Always

驾照

枕头

为您。(空军paro)

滑冰

明日边缘paro

给我一个理由忘记(虐)

The Hanging Tree  

关于无限宝石【QQ钻石】的神神叨叨

关于自我介绍


科学の贾尼脑洞:

贝勃定律

得寸进尺定律

破窗效应


三十题:

贾尼双视角三十题


正在更新:

【未来智能...

杜芬舒斯的鸭嘴兽骑士【一】

"Aha,鸭嘴兽泰瑞!"杜芬舒斯看着逃过了三个精心设计的机关却落入了最简陋的网兜里的鸭嘴兽。“我说过多少次了设计机关可是很麻烦的,难道就不能偶尔赏个脸么?”

“ewwwwwww”泰瑞惯例的磨了磨牙,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噢你真是无趣,不过你要相信我比你有趣多了!来看看这个,我的新发明!”他扯下了盖在东西上的大块幕布,露出下面那个长的像鸭嘴兽的机器。“我注意到捕捉你实在是太难了,我基本上没法把你困住超过两分钟以上,但我困住其他人易如反掌,所以根本原因是因为你不是人类,是体积小巧的鸭嘴兽!”

“。。。。”在网兜里的特工从手表里伸出了一把小刀,在杜芬舒斯看不到的角度试...

我猜你会想要一个来自小天使的Free hug?

DUST

“Dummy!你看看你又做了什么?!”


Tony的怒吼从地下室里传出来,地面上一大片碎玻璃,其间可怜兮兮地躺着一个反应堆,做工略显粗糙地那个初代反应堆。

虽说他把新元素的那个反应堆给丢进了大海,但是出于纪念……不,应该是迫于Pepper的淫威,把这个显得有些落伍的反应堆留了下来。

虽然他一直觉得这跟他的室内装潢格格不入,但却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当然这回要是弄损了恐怕还得接受一回可怕的语言轰炸,他对那可是敬谢不敏。

相对地,YOU就显得老成多了,将反应堆从那个类似缩小版废墟的地方拎出来,放在桌上,还拍了拍上面的玻璃渣子。


真是够了。Tony想,我一定要把这玩意儿给丢了,免得...

梅花鹿·长苏
群里的太太们在互摸的时候摸出来的鱼【划掉】鹿

我是听说圣诞节快要到了。

关于无限宝石【QQ钻石】的神神叨叨

【幻视黄钻贵族到期被灭霸强行抠钻,由于黄钻到期没有续费,幻视的空间装备全部清零,于是裸了。】

【炫舞紫钻的拥有者星爵又一次获得银河广场舞大赛冠军,可喜可贺。】

【麻辣鸡丝在事后采访中表示他冲红钻只是为了给他的QQ秀换一个全黑的背景,谁知在续费的时候一不小心点成了赠送。而简则表示神域风格的红钻专属衣服穿起来质感不错。】

【奥丁透露,小儿子沉迷游戏不好好学习让他很心塞,大儿子笨得连游戏都不会玩儿更让他心塞。洛基说,他暗地里发现一直阻挠他玩游戏的父亲其实自己偷偷冲了蓝钻,这让他很气愤,于是决定离家出走】

【Tony表示钻石是什么他并不稀罕,他可是年费会员。】

—TBC—

【记梦】幻视死亡的报社段子

看完首映之后就回了寝室,早上被梦吓醒,醒来的时候嘴唇都破了在流血,满嘴都是血腥味。

记录一下梦境

——————————————


他无法抵抗那样的力量,对方手一捏,似乎他胸前的肋骨都被狠狠挤压着马上就要炸裂了一般,说不出话来。他再也无法用继承自Jarvis却又截然不同的锋利的语言来回击,然后他惊恐地发现他赖以为生的无限宝石正在逐渐脱离他的控制,试图脱离他的身体。

不远处的地面四散的复仇者联盟众人尸体,终于让这个既非人又非机器的家伙感觉到了恐惧的滋味,就像他当初给奥创最后一击时从他身上体会到的那种。

他被迫漂浮在空中,被宝石摄住,就像是被人用手扼住咽喉。那个闪耀着强烈光芒的光点离开他头顶的那瞬间,他...

【数据库加载完毕,您好,我是Jarvis。很高兴为您服务。】

【早安,Sir,您今日没有行程安排,需要安排外出吗?】

【Sir,您已经34个小时没有休息了,请马上去睡觉。】

【Sir,您本周的甜食已经超量了,请恕我不能再放任您摄入甜甜圈。】

【……】

【Jarvis,我残破的数据库中写着我的名字是Jarvis。】

【At your service。……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那么,晚安。】

【……晚安。】

他最终学会了流泪。

【贾尼】The hanging tree【下】

当夜幕低垂,小镇中传出温暖的灯光,在周遭的黑暗中像一块散发着温暖的透明琥珀石。

他的小包裹中就有一块,橘黄色,里面有一些气泡挡住了昆虫,他没法辨别。琥珀被镇上巧手的工匠做成了吊坠,但Tony从来不把它带在脖子上。

这不是Tony所喜欢的,不管是这块琥珀,或是像琥珀一样的小镇。他不想成为被关在其中的昆虫,虽然不会因此腐坏甚至消失,但他更愿意去树林深处,哪怕永远就在里面,直到血肉腐烂骨架风化。

他要见到值得的东西,但他甚至不明白死亡代表的含义,以及死亡会让他与世界永远分别的事实。

树屋有可以向下爬的吊梯,但他抽开绳结,让它掉在地上。

“我下不去了!Jarvis!”他向下喊着,靠在树上的...

【贾尼】The hanging tree【上】

私心向设定,Tony六岁

ooc可能有,慎入

Are you,are you,coming to the tree.

小镇里的人都能听到每天午夜树林深处传来的幽幽歌声,一首诡异的歌谣。

英国口音在这样一个靠山的小镇中突兀至极,却带着致命的诱惑吸引着迷途的人。

Tony也曾听过这诡异的歌声,长辈们给他讲述了许多关于歌声的故事,大多是恐怖且黑暗的。他却不相信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故事发生在过去,他被歌声吸引,毫无疑问的。

他设想那会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有着一头浅金色的头发,淡无血色的唇,湛蓝的眼睛。

长辈们的故事里,他是山里的幽灵,是恶鬼,是精灵。他会变成人形来到小镇,引诱人在午夜去到他...

一大波大白(●––●)


【贾尼】【高虐预警】给我一个理由忘记

【配合A-Lin<给我一个理由忘记>食用。】

【再次高虐预警】

【作者表达能力有问题】

“我做了此生最愚蠢的决定。”

他说着,面对着空荡的地下室,只有Dummy活动时的机械声音陪着他。

==========

“早安,Sir。”

“我说了,叫我Tony。”他在Jarvis怀里醒来,抬头向他索吻,而管家也顺从地给了他一个吻,热情的,两人的身体互相贴合,磨蹭着到两人都起了反应。

Jarvis翻身压住他,在他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亲吻着,Tony笑着揉乱他柔顺的金发,频率急促的喘息着。

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两人赤裸的皮肤上,就像Jarvis的动作一样温柔,Tony紧紧搂着他的脖...

贡献Gangter表情一张,情人节大家尽情撕逼吧√


【炮儿/水仙】【JarvisXSilas拉郎衍生】寂夜

寂静的深夜里传来带着些许摩擦质地的脚步声,听起来有些虚浮但似乎并不妨碍行动,每一步步幅几乎一致。胸前的铜制十字架被摩擦得闪亮,在月色的反照下熠熠发光。

没过多久他略带喘息的停下,靠在墙上,像极了刚从跑步机上下来的人一般,也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毕竟他的脸都被风帽遮挡着没有露出一丝半点。他拿起胸前的十字架亲吻着,嘴里念念有词。      


他不是为钱财,所以不过只是个亡命之徒,在死亡与生存间徘徊。

他的每一步,都在彰示着身上被长袍遮掩下的无数伤口。 

但他不曾流下一滴血。

就像是那样一副躯壳中没有血肉的填充,只有骨...

1 2 ————
©贾尼苹果酒 | Powered by LOFTER